原创恒都法律研究院12-13 02:38

摘要: 第452期 编号:HDFYZYJJ2017452\x0a单位|恒都综合法律及争议解决事业部\x0a作者|保险、信托与租赁专业组 肖子琪\x0a编者|恒都微信运营团队


恒都律师事务所是一家以资本市场、知识产权、争议解决为核心业务的顶尖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中外客户的境内外商业活动及跨国交易提供最高质量和最全方位的法律服务。


第452期  编号:HDFYZYJJ2017452

单位|恒都综合法律及争议解决事业部

作者|保险、信托与租赁专业组  肖子琪

编者|恒都微信运营团队


保险代位权是保险法中保险人享有的一项重要权利,是保险法中损失补偿原则的具体体现,同时也是民法代位权和保险相结合的产物。保险代位权能够平衡保险人、被保险人、第三责任人之间复杂的法律关系。因此世界众多国家(地区)保险立法中均普遍规定了保险代位权。我国《保险法》第60条对中“保险代位权”作出规定。

第六十条 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前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


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根据上述规定,理想情况下,保险标的遭受第三人损害之后,如果保险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赔偿范围,被保险人投保的是足额保险,则被保险人可以获得全额赔付从而得到完全补偿,其无须再向第三人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不会发生保险人代位权和被保险人损害赔偿请求权之间的冲突问题。或者被保险人投保的是不足额保险,当保险标的价值大于保险金额,被保险人对未能保险赔付的损害仍有对第三人的求偿权,若第三人拥有较高的清偿能力,可以同时满足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的请求,则保险人代位权与被保险人求偿权之间并无利益冲突。


但当第三人的财产不足以完全清偿两个债务时,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权利就会发生冲突。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甲有价值100万的某物,向保险公司投保,保险金额为50万元,在保险期间内,第三人造成该物损害,甲因此遭受损失100万,但第三人仅有60万财产。此时,面临一个问题:60万如何分配,两个债务的清偿顺序如何确定?《保险法》并未对此作出明确规定,我国学术界主要存在以下三种原则:


?被保险人优先原则在英美保险法上称为“完全补偿规则”。按照该原则,即使保险人已经依据保险合同向被保险人进行了赔付,但在被保险人就保险标的的财产损失得到全部补偿之前,保险人不得对第三人行使代位求偿权,即被保险人获得完全补偿在先,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在后。此原则旨在第三人赔偿能力有限时,保障被保险人的利益。


?保险人优先原则  该原则主张对于第三人的赔偿款,保险人享有优先权。此种原则的出现主要是基于如下观点:被保险人选择不足额保险,应当能预料到发生事故时,保险公司不会完全赔付。被保险人对于其自担风险是可预知的,倘若真的发生如类似情形时被保险人也就应该自己承担相应的责任。


?比例受偿原则  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获得实际上是一种债权的转移,而债权具有平等性,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对第三人的债权也应当平等受偿,不应该有先后之分。据此对于保险人的代位求偿权与被保险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应当按比例清偿,这符合私法的平等自愿的原则。


虽然上述三种原则均有各自的道理,但目前较受认可的原则为第一种“被保险人优先原则”,笔者也同意该种原则。首先,保险人的专业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都比被保险人丰富,被保险人明显处于弱势;并且保险行业本身是一种风险的经营,在两者权利发生冲突时,先弥补被保险人的财产损失,符合保险行业的本质要求。其次,保险人代位权的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防止被保险人获得超额赔偿,遵循保险交易中的损失补偿原则。在不足额保险中,保险人取得保险代位权意味着被保险人在投保范围内从保险人处得到充分补偿,同时被保险人在保险范围之外的损失并未得到补偿,其向第三人请求赔偿未获得保险赔偿的损失,不存在不当得利。


即在被保险人不可能不当得利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优先满足被保险人的利益,如果让保险人受偿优先,那么导致被保险人根本无法获得足够的补偿,似乎与保险代位权的立法目的相冲突。


以上仅是笔者个人的一些浅显看法,我国保险业的蒸蒸日上,保险代位权的适用越来越频繁,保险人代位权与被保险人损害赔偿请求权冲突的解决不仅依靠理论研究,更依赖于法律规定的完善。




往期精彩回放


恒都律师事务所

恒都SHOW

【恒都SHOW】勤奋是法律人职业发展的基石 ——恒都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江锋涛律师北大演讲实录

【恒都SHOW|大所之路】精密如“行军蚁” | 恒都:中国第一家高品质“工业化”律所

【恒都SHOW】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主审法官林涛以高级法律顾问的身份加入恒都

【恒都SHOW】江锋涛律师受聘担任中国人民大学亚太法学研究院东南亚法律研究所研究员

【恒都SHOW】恒都跻身2017年LEGALBAND中国顶级律所IP诉讼领域第一梯队!

【专家看法】中国、日本、美国商业秘密侵权判断比较”

资本市场事业部

业绩及法律研究

【业绩|资本市场】恒都为华安量成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重大事项变更专项法律意见书获得通过

【业绩|资本市场】恒都为呈东致远(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法律意见书获得通过

【恒都法研|资本市场】IPO上市加速——浅析贫困县绿色通道新政策

【恒都法研】手滑!错误汇款该咋办?

知识产权事业部

业绩及法律研究

【恒都法研】请求保护色彩反而构成对外观设计专利权的限制?——请求保护色彩对外观设计保护范围的影响分析

【恒都法研】电子竞技比赛直播的法律定性问题分析

【恒都法研】从路虎江铃专利无效案审查决定看“一般消费者”和“设计空间”——2016年度十大无效案例解读

【恒都法研】电视综艺节目模式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综合法律及争议解决事业部

业绩及法律研究

【恒都法研】提单的法律属性

【恒都法研】万万没想到……天才程序员自杀后是这样的……——论隐私权保护问题

【恒都法研】互撕须谨慎,且行且珍惜 ——这些年你参与了多少名誉侵权“大混战”?

【恒都法研】孩子在幼儿园“挨打”家长该如何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