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财经记者圈12-11 09:04

摘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不论如何,电视业都不会轻易缴械投降。


编者按:近年来,随着广告收入持续走低,电视走向一直是争论焦点。有人认为“电视已死”,更有人别有用心地提出“一些二三线卫视已经是零收视率”。唱衰的文章经常在朋友圈刷屏,刺激着电视行业的敏感神经,调动着电视人的复杂情绪。但,电视业真的不行了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在广电实习的年轻人是如何评价这个行业的。

来源|媒通社(ID:mts1000)

似乎在一夜之间,几年前纸媒业绩崩塌式下滑的危机,潇潇降临广电媒体尤其是电视业。

无疑,这是一个颇具宿命意味的产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不论如何,站在生存和发展的角度,这个行业不会轻易缴械投降,只不过,电视业的转型和融合并不会比纸媒业容易一丝半毫,很多层面,可能艰难得多。

今天,我们特意找来10位正在广电实习的年轻人,看看他们如何评说这个行当,预测原本属于不可知的未来。

1

万家凝   中央电视台实习生

“看到‘央视记者万家凝’时,一切努力都值得”

“我所在的部门是社会新闻部,所做栏目为央视13套播出的《法治在线》。”万佳凝介绍到。

作为学纸媒的学生,她曾两年暑假在电视台实习。“新闻事业多一度”,她认为,新闻专业的学生,不应只局限在一两个媒体,最好全面发展。此外,在央视实习,并非只有剪辑,文稿写作基础同样不可或缺,而她对栏目的“法律”定位也很感兴趣,做起来也觉得很有趣。

万家凝说,来到央视前,她提醒自己:必须主动、谦虚、勤奋。前几天里,她都会主动询问带她的老师,能接到一些简单的上字幕任务。有时发现实在“清闲”,就尽其所能帮助部门其他老师。

很庆幸,一位老师在她来到第一周时,便将一个片子交到她手中,让她尝试剪辑。初次剪辑这类片子,速度很慢,那天晚上加班到晚上十点半,回家途中被赶下地铁。那天正下暴雨,凌晨一点才到家。

半个月后,主编开始实行“实习生竞争机制”:七个人,每天写同一选题的导视,最后只上一人的稿子,导视也只能由那一人来剪。从那天开始,为了早些得到原稿资源、争取更多时间剪辑,她比半个月前,每天提前早起了两小时。每天下午根据索贝软件的串联单文稿,写出能吸引观众的导视(预告),在得到主编的同意后,再去录音室找男主播配音,最后剪辑成片。

此外,她目前做了3个正片,从改稿、配音、搭架子、填补画面、做后期再到在13套播出节目,每次都是非常重要的锻炼。她说,当看到13套新闻出现“央视记者万家凝”时,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家凝现在每天都处于紧张状态:七个实习生中,我的稿子能否通过?我又能否在两个小时里,把长版短版导视做完,再送到美编室包装?其他人哪些地方写得更好?这些成了她每晚睡觉前,必须思考的问题。

这个要强的女孩对电视业的现状也了然于胸,她指出,“在现有的体制束缚下,一些电视台的内容创新能力趋于空心,导致一批电视媒体人离开岗位,另寻新机。”但在有人叫嚣着“传统媒体将死”的背景下,家凝仍旧认为广播电视业有其发展的前景,“只是在被互联网猛烈冲击之时,广播电视必须不忘初心,坚守定位,并作出相应变革,寻找市场根基。”

万佳凝还表示,以后会选择在传统媒体工作,而非新媒体。在她眼中,传统媒体更具权威和深度。传统媒体坚守原则,她也更愿和传统媒体共生共进。

2

王俊,浙江电视台实习生

“在热爱被冲击后看到出路”

“我从小对电视媒体人有着一种向往”,这个目光炯炯的小伙子热切地讲到。

王俊,浙江传媒学院15级新闻专业学生,现在浙江电视台6频道实习。他说,自己始终都对电视业保留着这份热爱。

自去年10月至今,王俊在浙江电视台民生休闲频道实习编导。“编导的工作内容比较多,主要的工作是采访嘉宾,拍摄剪辑,直播时控场带动现场观众热情。”王俊说,在这个过程中,他跟着老师学到了很多,除了拍摄、剪辑的水平有所提高,思维和处事能力等情商方面也在进步。

“怎样去策划一档大家喜爱的节目?如何跟嘉宾交流沟通使节目效果更好?如何透过电视屏幕与观众互动?”这些,都是他在实习中,常常要考虑的问题。

王俊说,以后会选择在传统媒体工作,因为热爱电视行业。尽管前几年舆论界唱衰传统媒体,曾让这份热爱受到冲击。“但在浙江6套的实习让我看到了传统媒体的出路。”他坚定地说。

王俊实习所在的浙江6套作为一家地面频道,在精耕区域、互联网+、连接线下的探索中,脚踏实地地走出了独特的道路,成为省内地面频道广告创收的领头羊。他举了两个例子:《我是大赢家》和《全民大声唱》。这两个节目都是全民性质的,内容接地气,在浙江省内几乎家喻户晓。节目组非常注重与受众的互动,时常举办线下活动给省内观众送福利,把荧幕上的游戏互动环节搬到线下,把弹幕引入到电视上,观众可以边看节目边聊天。

“这都是很有想法的尝试,当然也很成功”,王俊中肯地评价到。

在谈及电视业的未来和自己以后的工作选择时,王俊的态度斩钉截铁,“传统媒体虽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但内容仍旧为王,优质的节目不管在什么平台上都不会受冷落。虽然是传统媒体,像去浙江6套这样的电视台,我有一百个愿意。”

3

季诺  中央电视台实习生

“不为一纸证明,只为学东西”

“我在湖南卫视和央视实习过,都没有实习证明。”

季诺说,他大二寒假时,在湖南卫视的元宵喜乐会实习。因为寒假很短,所以实习了不到一个月,没有实习证明,但是他觉得学到东西是最重要的,包括现在在央视的《挑战不可能》实习(同时也在做《欢乐中国人》),由于没法旷课,只能实习一个半月,按照央视的规矩,也拿不到实习证明。

对此,他说,“去实习跟我他在学校蹭课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学东西,并不在乎是不是有一纸证明。”

季诺一般做的都是导演组的工作,前期负责找项目、报选题、项目策划、文案、联系嘉宾,参与现场录制等工作。其中,他认为找素人嘉宾的联系方式是很难的,当然也很长经验。

季诺学现在的专业,并去蹭感兴趣的课,都是出于对这个行业的热爱。他觉得,能把学到的理论应用于实践,是很重要的,“学而不用,学而无用”,这个行业从来没有纸上谈兵的道理。

对于今后的发展,季诺还是在不断的实践中进行探索,但他觉得目前在传统媒体工作是个较好的选择。他说:“因为人在工作中都会犯错,无论多优秀的人都曾是在错误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而传统媒体能够让你有一个成长的空间,在你成长时允许你犯错误。”

再有,他在实习过程中,还参加了节目组的真人秀培训,老师说的话让他印象深刻,“能把一个好项目做差,再把一个差项目做好,一个导演的能力就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所以,在关于工作的选择上,季诺倾向于在传统媒体工作; 而关于广播电视业的未来,他认为传统媒体最重要的是与时俱进,跟上潮流,不断转型和自我发展,以适应媒体融合。

4

朱奕炜  湖南卫视实习生

“广电媒介应寻求多渠道融合”

在湖南本地,《新闻当事人》是一档知名度、特异性较高的节目,不过,在这儿实习了一个月的朱奕炜,面对自己每天接触的社会新闻题材,还是有些彷徨。

“这里平台很高,能接触不少人,但我内心可能还是更喜欢深度报道吧”,小朱很诚恳,坦言栏目平台定位与预期还是有点差距。

他闲的时候,会在单位翻阅各种杂志,但忙的时候,也尝试过通宵工作。在广电领域,无论学界还是业界,几乎都会有加班的经历。

采访过程中,朱奕炜分享了实习中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经历:“之前有跟老师外拍一个专题汇报片,接触到全国道德模范周美玲——现在准备读初三的一个女孩,她之前因为救人,自己的一条腿被大货车碾压而瘫痪了。其实在接触过程中,我觉得一个小女孩承受了太多的来自媒体的压力和光环,她其实是有点排斥的。”

对于新闻实务,朱奕炜秉持着较深的人文关怀,整个谈话过程中,“新闻理想”也是他的高频用词。此外,朱奕炜并不看好电视行业单一、趋同的模式发展,他给出的建议是:“媒介多渠道融合,共生发展。”

5

青妹 芒果TV《快乐男声》实习生

“女导演真的很不容易”

“青妹”去年在央视《我要上春晚》节目组做实习导演,一周前,她搭上从武汉到长沙的高铁,成为芒果TV《快乐男生》节目组的众多实习导演之一。

“到芒果TV,因为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芒果粉”,青妹直言,“我这次再去长沙不是偷偷混进去的观众,而是实习导演了。”

原来,早在2011年,青妹就拿着妈妈的身份证到《快乐女声》当了一次大众评审,她对这一类节目非常痴迷,“或许真的是骨子里对节目的这种热爱一直在我人生道路中默默指引着我吧。”

在英国纽卡斯尔大学读本科的青妹,学的其实都是偏理论的传媒知识。在央视实习,有时候得一天24小时在不通风的机房里面剪片子,录节目时一站就是七八个小时,时刻顶着收视率的心理压力。

谈到繁重的实习工作,青妹倒是看得很开,“女导演真的很不容易,我现在是初生牛犊,带着对综艺节目的一腔热血,就是有时候很累也真的觉得很快乐很有成就感,摩羯都是工作狂魔这句话没毛病。”

在娱乐型节目组实习,青妹有机会接触到各路明星,“见到薛之谦时心情太激动了,当时离他只有半米左右,拍照的时候手都抖了,照片是糊的。当然最后也被领导说了工作期间不能追星。”说完,这个年轻的姑娘哈哈大笑起来。

6

艾俊 湖北广电新媒体部门实习生

“传统广电行业与新媒体将是骆驼与马的比拼”

平时爱看《极限挑战》《欢乐喜剧人》的艾俊,在这个暑假去了湖北广播电视台的一个新媒体平台的公益部门,主要负责平台运营以及写稿。

“不是传统的频道编辑部,主要负责旗下产品的推广,见不到什么大明星,倒是见到很多公益大咖、爱心人士和道德模范。”

在艾俊看来,电视台亟待改革,贴近民生越来越成为线上线下的共同推广目标。同时,新媒体的倒逼,会使广播电视业越来越专业化(频道、内容专业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广播电视行业与新媒体将是骆驼与马的比拼,体量大,缓慢前行,很长的道路要走。”

实习一个月以来,除了新媒体“快准专”思维的更新,艾俊还碰到一个让人他很有感触的公益性选题,“在曝光和保护贫困者隐私之间,会产生内心挣扎。公益平民化,但不意味着人人都会做公益。”

这种镜头下的帮助所遭遇的尴尬和伦理危机,让艾俊对广电乃至新闻工作形成了新的理解。他也认为,“如何在发挥优势和打破桎梏中寻求平衡,才是现在电视行业转型升级的关键。

7

马强 甘肃电视台实习生

“好在有梦想陪伴,热爱这里的一字一句”

马强在甘肃电视台实习快一年了,因为还没有毕业,所以一边实习一边上课。加之电视台离学校不远,所以他把很多课业之外的时间都放在了实习上。

“选择在电视台实习,算是从小的梦想吧,所以踏进装满梦想的这座大楼时,就开始以一名专业记者的身份来要求自己。”马强说。

马强庆幸自己一开始就遇见了一名好老师。“他会带我去事故现场、火灾现场、热点新闻现场……手把手教我拍有效镜头、教我用最短的时间创造最大的价值。”在老师的悉心教导下,他成长地很快,从开始的镜头抖、镜头脏、声音不合适、光线不合适到最后可独立采编制作并播出。

“每一次从出去采访到审片到播出,不同的选题和场景都是巨大的挑战,好在一路走来都有梦想陪伴。”这个乐观的大男孩阳光地令人感动。

马强说,之所以在广电实习,是因为对电视的热爱。他热爱这里的一字一句,看着鲜活的人物、动态的字幕在电视上播出时,收获感总会涌上心头。

再聊到未来时,他宣誓般庄严地表态,无论五年后还是十年后,还是会选择电视行业。因为“我喜欢从拍摄到制作到播出的这种感觉。我向往这里,热爱这里。”

8

斐然 山东广电实习生

“目睹了它变革的决心和努力,前面就是闪亮的日子”

斐然,在山东广电实习一年多了。一开始是在山东卫视,后来到融媒体资讯中心。她不是传媒类专业的学生,来广电实习纯属机缘。

在她研二时,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读博的规划,便开始找地方实习。“当时的我未谙世事,唯一在现实上“有用”的大概就是文笔尚可,发表过很多文章,拿过一些奖。”她说,当时恰好赶上山东卫视招聘实习生,且唯一要求就是文笔好,可以写微信稿。

她抱着试试的心理,匆匆打印了几本作品集就过去了,面试后就留下了。在那里的那段时间,除了写微信稿,她也做一些微博贴吧运营以及舆情统计之类的工作。但后来因为写论文,便结束了那段实习。

“这段时间也正好是山东广电的改革期,成立了融媒体资讯中心,因为之前的实习,我对这一行也多少有了了解,感觉自己很喜欢这个领域,同时感觉山东广电的改革理念很得我心。”于是,斐然几个月后又来到了融媒体实习。

她说,这次主要他是抱着学东西的心态来的,遇到的老师们人都很好,都很耐心的教他。她一开始做过页面编辑、导播和直播连线,后来又接触了最感兴趣的评论类工作:网络评论和电视新闻评论。这段时间更加坚定了他想留在广电工作的决心,中途也参加并通过了这里的招聘考试。

斐然认为,她这两段在广电的实习经历,其实都是在处于改革前沿的部门中度过的。变则通,通则久。她说,“正因为亲眼目睹了它变革的决心以及每个人的优秀和努力,所以对山东广电的未来充满信心。怀揣梦想,前面就是闪亮的日子。”

9

兰地 重庆电视台实习生

“这里有根深蒂固的权威”

兰地,中传16级播音主持专业,实习单位:重庆电视台电视新闻中心。

对兰地而言,她很喜欢握着话筒给全场带节奏的感觉,加上自己是播音主持专业,所以大一就去实习了。

在这里的一个月,她主要是跟着主持人学习专业知识,每天在台下看主持人的直播状态,和老师们交流,熟悉节目录制流程,掌握些演播室里的器材设备的情况。

兰地实习之前的想象是每天朝九晚五懵坐一天,但之后她经常中午才上班,跟着录节目的时间走。许多主持人也是如此,来了就录节目,录完就走,这让她明白:踏进录制中心的那一刻就必须要开始发挥价值,时间不能虚耗。

她说,对于主持人这个职业,很多人觉得轻松又捞便宜,几十个人为了节目操劳,最后只有主持人一个人上了电视,名利双收。但恰恰相反,她实习中的感受是:主持人这一环节是难度系数最高的。因为所有的准备工作已提前做好,错了可以再改,只有主持人是直播状态,隔着屏幕接受观众的注视。一人出错,辜负的是节目组所有人的付出和辛劳。所以,传统媒体的主持人严谨,专业,有更强的责任和使命感。

谈及问题,兰地也坦言,现在主持人的门槛越来越低,各种活动和软件上的主播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主持人”遍地都是。不否定新媒体的多元化,但传统媒体有她更加向往的深度和高度。这也是她将来会选择来传统媒体工作的原因。“不仅因为资源人力的优越,还因为这里有根深蒂固的权威。”

10

Teddy 广东电视台实习生

“我学到最多的就是公(套)关(路)”

“我是teddy,现在是广东台国际频道的实习电视狗一枚。我本身是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目前是实习编导、广东台触电新闻app荔枝棒棒鸡的实习主播,以及该平台的运营人员。” teddy自我介绍道。

teddy告诉媒通君,自己在这里能学到在学校学习不到的内容,以及接触到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和嘉宾。其中,学到最多的就是公(套)关(路)。

“这并不是贬义,因为social是在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part,也是身为一个媒体人最基本的技能。跟嘉宾的相处,跟同事的相处,跟领导的相处等等,对于一个节目、频道、团队的发展来说是很重要的。”teddy觉得,这些内容让她受益匪浅。

令人意外的是,teddy对目前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认识很理性,“就现在的实习单位来说,传统媒体跟新媒体最大的区别就是,新媒体对于自我宣传、自我推广的力度及重视度更高。毕竟传统媒体有电视台这个起点,而大部分新媒体想要存活必须靠自己。但就现在的形势来看,网络媒体平台在市场中占比重远超出传统媒体。随着科技进步人人手持智能手机,人们可随时随地获取信息资源,这样的话,人们当然更倾向于选择这种快速传播的途径。”

teddy说,做电视行业的多少都是带着一份情怀,以后会不会加入这一行她并不能完全确定;但她直言,“自己确定的是,把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结合才是传媒业的发展之道。”

版权信息

本文版权属于媒通社,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家好,我是财记君,看了今天的文章,您有何感想?期待您的留言和评论!你说,我们听!

相关热文点击标题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