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漫游中12-11 00:46
作者:爱丽丝

摘要: 这段时间正好在塞尔维亚给难民当医疗志愿者,随便聊聊


    这段时间正好在塞尔维亚给难民当医疗志愿者,随便聊聊




       今天碰上了个来自深圳的难民(为了叙述方便暂时叫他王二吧)。我觉得特别奇怪,怎么还有中国人?


       因为欧洲的难民签证分为有战争难民和经济难民,战争难民(比如叙利亚)申请比较容易,审批也很快,经济难民实际上非常难申请,审批过程非常的漫长,大部分的欧盟成员国都需要至少四、五年,甚至也有10年的申请过程(官方政策当然没写这么长时间,但听做过难民法律咨询的同事说,大部分的经济难民申请都会没完没了的延期)。


       很明显目前没有正在进行的战争在中国深圳发生,深圳的平均收入也无论如何不可能申请经济难民,所以王二完全没有任何希望得到难民身份。


       我跟王二聊了会儿,他说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技能,在深圳随便找个工作只能赚3000多人民币,觉得这点儿收入在深圳生活完全没希望。自己长这么大了还没出过国,想去国外看看。今年三月申请美国签证被拒。于是想去法国。但是听朋友说欧洲的签证更难申请,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些关于欧洲难民的报道,就萌生了跟着难民混进法国的想法。


       王二先申请了个土耳其的电子签,飞到土耳其转了一圈,然后从土耳其又飞到了塞尔维亚(塞尔维亚对中国公民免签),做大巴来到了克罗地亚边境,混进了难民的据点。跟难民们一起尝试过两次“游戏”(什么是游戏点击这里,但都不成功。幸运的是王二还没有受伤,就是鞋坏了。


       王二说没想到“游戏”这么难,而且最近老下雨,越境的路非常不好走,想等过几天晴天后再试试。


       我问他知不知道中国人是没有希望得到难民签证的,王二说他知道。但是他说他听朋友说在国外可以打黑工也能过得不错。我问他会说法语吗?他说不会。他说他也不会说英语,但是觉得应该哪儿都能碰上会说中文的。


       “你看,我现在不就碰上你了吗?可以说中文”。 王二很高兴的说。


       我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真的非常钦佩王二的生存能力,一个一句英语都不会说,从来也没出过国的人,不知道怎么就跟难民们打成一片,混进了难民的据点,也了解了不少“游戏”规则。


       我不想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也不想破坏他的希望。但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我知道的信息。我问王二知不知道法国打黑工收入非常低,也没社会福利,不会法语很难在法国生存。生活未必会比在深圳好。我又指着一个我刚刚处理过的头皮外伤的病人问王二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受的伤。知不知道他是昨晚做”游戏“的时候被边境警察打的。知不知道难民们的旅程其实非常艰辛,非常危险?


       知不知道塞尔维亚的夏天已经过去了,秋天会经常下雨,而且一场秋雨一场寒,冷得很快,在没有正经房子,没有床没有被褥的小树林儿里住会越来越难?


        王二说他的确没想到这边的天气会越变越差,导致“游戏”难度加大。但是他表示不相信法国打黑工不赚钱,也觉得不会法语并不是多大的事儿。他的确觉得“游戏”比想象的难,但觉得还是想试试。


       因为王二觉得这是一个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他觉得在深圳并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生活。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可以理解他在一个物价飞速上涨,收入裹足不前的城市生活的压力,而且做为一个底层百姓,拿着中国护照的确也没什么合法去发达国家的机会(近10年不少国家的签证政策的确对于中国的富人、精英阶层、中产阶级以及团队旅游都开放了很多,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底层老百姓来说,依然是一堵又一堵的高墙)。我相信每个人都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我也真心的希望每个人都更理智的追求更好的生活。我不知道对王二来说,是否认为发展自己的一技之长,提升自己的技能,为自己创造更多机会进而改变自己的生活更难?难于走上这条艰辛的难民征程?


       阿富汗人、巴基斯坦人冒着生命危险,一步一步的从阿富汗走过来,因为他们还是有渺茫的希望最终能得到合法身份在欧洲工作,中国人走这条路最终也只能打黑工,是否值得?


       我不想评判别人的生活,每个人都有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我祝王二“ good luck” 。


了解更多:

聊聊欧难,塞尔维亚(一)

聊聊欧难,塞尔维亚(二)

聊聊欧难,塞尔维亚(三)

有垃圾的地方就有难民



封面设计及文章撰写:  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