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冯站长之家01-10 13:10

摘要: 鸟儿在歌唱,在炮火刚刚熄灭的战场。它们站在枪管上,黑漆漆的钢盔旁,歌唱。

鸟儿在歌唱

马 拉

 

鸟儿在歌唱,在炮火刚刚熄灭的战场。

它们站在枪管上,黑漆漆的钢盔旁,

歌唱。

我不能。

我无法为死去的人歌唱。

 

冬天,干冷的风吹过刚刚睡醒的街道,

老人披着大衣去买面包。

电车摇摇晃晃地碾碎地面的薄冰,

光秃秃的树枝上,鸟儿在歌唱。

——我愿意做和声。

 

鸟儿为什么时刻在歌唱?

我搞不懂。

点评

音乐家兼哲学家大卫?罗森伯格写过一本叫《鸟儿为什么歌唱》的书,作者秉持一颗敬畏之心,领会大自然那精灵般可爱而悦耳的歌曲,透过与神经科学家、生态学家与作曲家的对话,糅合哲学、科学、诗歌和音乐的印证。而诗人在这里反其道而行之,鸟儿歌唱纯粹是鸟类世界的行为,他们不理解人类的情感——无可言说的独孤和悲痛。诗人迷惘于鸟儿时刻在歌唱,事实上,这里包含了诗人的愤懑之情、抑郁之感。谁知道呢?鸟儿仅仅就是鸟儿吗?我相信,在很多情况下,诗歌并不拒绝隐喻。(育邦


马拉1978年生。诗人,小说家,中国作协会员,虚度光阴文化品牌联合创始人。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在《人民文学》《收获》《上海文学》等文学期刊发表大量作品,入选国内多种重要选本。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金芝》《东柯三录》《未完成的肖像》,诗集《安静的先生》。曾获《人民文学》长篇小说新人奖、《上海文学》短篇小说新人奖、广东省青年文学奖、孙中山文化艺术奖、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红豆·超人杯”长篇小说奖等奖项。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原创且首发的诗作品,请发送至fzzzjtg@163.com ;本栏目主持人:李曙白。